那日難得下起雨,天色依舊昏暗,從窗外看去,街道一片燈火通明。

 

葛雷斯.羅德里克,身為奈薾特.羅德里克的養父,理所當然的在家等孩子歸來。

 

他們倆相依為命也過了十一個年頭,雖然當初撿那孩子的原因並不是因為這樣的情感,但倒也無妨,這樣的日子也不錯。

 

突如其來的敲門聲打斷了他所有的思緒。

 

--原以為不會有人登門拜訪的日子,卻出現了意外,這樣的狀況也是挺有趣的呢。

 

懷抱著種種想法打開門,只見著一名青年佇立於門外。

青年身後那頭銀色長髮已告知了來者是誰--正是許久不見、聽說正在周遊列國的好友,另個身分則是自家孩子的師父。

 

「許久不見呢。洛菲亞。」

 

「好久不見。」銀髮青年洛菲亞優雅的行了個禮,動作如往常那般優雅且流暢,葛羅不得不承認,看著眼前美人行禮的確是一大享受。「我來跟你分享個故事。一起度過這午後時光,你覺得如何?」

 

葛羅揚起嘴角,拉開門,擺出了請人入內的姿態。

「願聞其詳。」

 

 

❖-❖-❖

 

 

屬於茉莉花茶才有的香味在空氣中飄散開來。

 

葛羅將茶具擺上桌,黃澄的茶水入杯中,一縷輕煙冉冉上升。

而洛菲亞則躺在沙發上,動作慵懶,擺明了能躺著就不坐著。

 

「怎麼每次我來都是茉莉花茶…?」洛菲亞皺起眉,瞪著眼前總是笑得一臉溫和的葛羅。

 

「真這麼巧?」葛羅含笑,笑容裡滿是無辜。「你什麼時候回來的?奈爾特似乎很想你。」

 

「呦、那小不點也會想我呀。」嘴上的話雖然有些諷刺意味,但仍看的出來洛菲亞相當高興。「前些日子就想也該回來訓練訓練那小不點了。」

 

「別對他太嚴苛。」身為父親的葛羅不忘叮嚀上一句。聞此,洛菲亞挑了挑眉,輕啐了聲,「就算你開口,我一樣不會放水。」

 

葛羅僅是露出了苦笑。

 

「算了,來說故事吧。今日我不跟你計較太多。」坐起身子,端起茶杯抿了口花茶,洛菲亞放輕嗓音,說出了促使他今日來訪的原因--

 

 

「我們身處的這個地方,隨著時間流逝,其實在某些部分是確實存在著所謂的『貴族』。貴族不單是指軍事上勢力龐大的家族,在包括其他方面可能也是,商業上的、信仰上的,或是其他你所想不到的。關於這方面我就不一一細說了。」

 

「因為是故事,所以,我不說這家族的名字是什麼。聽完後,也不要再去追尋什麼線索。」

 

「那是一個古老家族的故事。那個家族特別的地方在於那些人是女神忠實的信徒,出身於那家族的孩子像是受到眷顧般,在魔法天分上各個出類拔萃,都有極好的魔法能力。」

 

「那個家族的當家,終身幾乎無法踏出家族的房子,他們只能鎮守在那房子裡,替外出的血緣之親們祈願。那些當家,每代都會有個『歌姬』,專門歌頌祈願,雖然名為『歌姬』,但身為歌姬的他們各個也身懷武藝,為了就是必要時能保護那個家的當家。」

 

「這些為成為歌姬的孩子,在成為歌姬前,是必須接受嚴苛的訓練。活下來的最後一人,就是在當家身邊的人。」

 

「你問那些孩子們是怎麼來的?兩種可能性,買來的、以及旁系家族出身的孩子。」

 

「他們要求歌姬必須是男孩子呢。所以,那些孩子們必須被訓練、訓練他們能在變聲後,也能唱出女性的聲音。接受聲音上的訓練同時,也得提升自己的武技。就算眼睛被蒙蔽,你也必須準確的判斷出敵人的位置。」

 

「不過既然是這樣的嚴苛,不管是歌姬還是當家,能忍耐一輩子也算的上厲害。可偏偏有人無法忍上一輩子,後來--」

 

聲音到這裡即止,被放置回碟子上的杯具發出了細微的聲響,兩人隔桌對看。

稍待片刻,洛菲亞那姣好的唇線拉開了一抹勉強的笑意。

 

「滅族了呢。」

 

他說。

 

---

 

這是一直想打出來的片段。

洛菲亞對上葛羅。雖然僅是想像。

而滅族也是確實的事,但不全是奈薾特做的,因為大肆遭到人為破壞,而造成的災害。所以後續處理成了意外事件。

 

不知不覺活動就要滿一年了,有種感動。
總是琢磨著該如何描述奈薾特的故事,因為當事人已無印象,所以最後決定以洛菲亞說書人的身分去描述。
但也確定過去與現在不會再交會。

奈薾特的故事真的很簡單,而未來大概就著重在日常篇的描寫,像是對於友人們的相識過程與想法,參與祭典、大事件的描寫,或是與葛羅的日常,在夜色的養寵物日記,偶爾開工的刺青店,等等諸多片段。

還有……

 

「小、貓、咪--!」遠方的人影以異常迅速的步伐奔向他,他抬腳,直接精準的狠踹上那人的腹部。

以及追求者的故事。

謝謝喜歡奈薾特這孩子以及不嫌棄中之的文筆,希望能繼續邁向第二個周年。(*˘︶˘*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璃夜 的頭像
璃夜

流稍故事集。

璃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