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y I have the honor of dancing with you?

 



那是個天氣晴朗,風和日麗的午後。

奈薾特漫步於街道,自從前陣子大病初癒之後,他就常被養父以鍛鍊身體的名義趕出門散步。

「小孩子就是要多出門玩。」養父葛羅面帶微笑的將奈薾特推出門外,笑容裡有種不容許反駁的氣勢。「不過還是不要太晚回來,回來時記得幫我買清單上的東西。」

--誰是小孩子!

雖然很想這樣抗議,但當奈薾特看到葛羅的微笑後,默默的吞下這句話。

「我出門了。」

「路上小心。」

 

❖-❖-❖

 

步伐緩慢的走在前往廣場的鋪磚街道上,兩旁的昏黃路燈照亮了道路,為這位於海底之下的國家營造出了另一種風情。

午後的廣場人並不多,難得的有些空曠。三三兩兩的人們分散著交談,孩童們玩著遊戲的同時不忘跑跑跳跳,愉快的笑聲充斥在耳邊。

奈薾特靜靜的看著眼前的景象,或許是受到那笑聲感染,他不由自主的邁開步伐繼續向前行。

正打算從街道的位置轉個彎進入廣場時,一道人影突然從旁邊跳了出來,令奈薾特有些反應不及,險些直直撞上對方。

那人俐落的身姿踏了幾個小碎步,站穩在奈薾特面前,動作優雅的伸出手,露出了帶著幾分爽朗的笑容--

「一起跳舞吧?」

「啊?」

--等等,現在是甚麼狀況!

 

奈薾特的夜色眸子眨呀眨,顯然有些錯愕。兩人就維持這樣互看的狀況幾秒鐘後,看著對方爽朗的笑臉,奈薾特直接判定他應該是認錯人了。

「…您好。呃、我們是初次見面吧?」話語略帶含蓄,奈薾特並沒有直接點出自己的疑惑。

「啊……是的。你好,我是莫風。」陌生青年的臉上依舊帶著微笑,在奈薾特面前做了自我介紹。

奈薾特的夜色眸子直直勾著莫風,不自覺的稍微歪了下頭,在內心反覆推敲著從剛剛發生到現在的情況。

但反覆思考似乎沒讓他得到什麼結論,反倒是回過神看見莫風依舊盯著自己時變成他不好意思了起來。

--答應他?還是拒絕他?

奈薾特在內心盤算著,不過再看莫風似乎也沒什麼惡意,就只是單純想邀舞罷了。

他閉上雙眼,換了口氣後再度睜開,夜色眸子裡的疑惑情緒早已消逝。

--答應這個人,應該沒關係吧?

懷抱著種種想法,奈薾特在心裡做出了抉擇。

 

「你好,我是奈薾特。」禮貌性的微微勾起嘴角,奈薾特主動朝莫風伸出手,回應了對方的邀請。「如果有這個榮幸的話,我很樂意答應你的邀請。」

聽到他的話,莫風的笑容似乎加深了幾分。

「奈薾特你好。」莫風握住了奈薾特伸出的手,心情愉快地笑道:「這樣的天氣果然該跳支舞比較應景,對吧?」

奈薾特沒有回話,僅是看著彼此的身高,眼前的莫風比他高上了一個頭左右。如果真要跳舞的話,看這情況果然還是得由他做出犧牲吧--

「如果不介意的話,由我來跳女性的舞步吧。」

雖然答非所問,卻已經明確的表示奈薾特的意願了。奈薾特牽緊莫風的手,抬頭直視著對方,夜色眸子難得帶上了些許溫度,不再像以往那般冰冷。

「再說,莫風你比我還要高呢…。」

「啊,那我就不客氣了。」莫風微微一笑,帶著奈薾特轉了一個圈,以緩慢的節奏踏開了步伐,讓彼此稍微習慣了之後再加快步伐的速度。

奈薾特在莫風的引導下,慢慢地找出了步伐的節奏,轉了個圈,繫在身上的紅色短斗篷畫開了一個圓圈,連帽順著月色長髮滑落。

對於連帽滑落這件事並不是毫無知覺,只是趁著這個沒有遮蔽物的機會,他偷偷撇了一眼莫風後隨即收回視線。

雖然僅是急促的一撇,但那當下映在他眼中的、屬於莫風的風采相當不凡,要是他是少女勢必會為了眼前人而臉紅。

--但可惜他不是,不過這身姿依舊會被路過的少女給收進眼底吧?

 

莫風並不是沒有察覺到奈薾特那一撇,雖然眼前人的步伐依舊熟練的完全沒有踏錯,但臉上的表情明顯就相當的不專心。

為了喚回對方的心神,莫風主動開口:「話說回來,奈薾特有學過跳舞嗎?」

聽見莫風的詢問,奈薾特回過神來,思考著該如何回答他所提出的問句。

「跳舞的話學過一點,莫風是好奇我怎麼會跳女性的部分嗎?」看著兩人的衣襬在空中劃出優美的弧度,奈薾特像是想起什麼似的,勾起了很淡的笑意,猜測般的反提出詢問。

「這個麼……是有點兒好奇沒錯,不過或許也是情非得已?」莫風像是想起什麼似地,露出了有點兒無奈的笑容。

「啊,是呢,或許能說是情非得已。」看著對方無奈的笑容,順著話語接下去,奈爾特知道本該點到即止不該多說些什麼,畢竟他們兩只是在路上相遇的陌生人。

但當看著莫風那笑容時,奈薾特腦袋閃過一絲開個玩笑的想法。或許其中還包含能讓他恢復愉快心情的意思存在。

--雖然這玩笑有些不恰當。

「如果我說,是為了勾引人而學的,你會怎麼想呢?」牽緊的手拉進了彼此間的距離,或許路過的行人沒見到,但莫風肯定,在說出那話的當下,奈薾特對他露出了像是勾引人般的甜美微笑,雖然那笑容很快就消失在眼前人臉上。

至於他所說出的那些話,想當然爾,學女性的舞步絕非是為了勾引女性,話即點至此,剩下的就讓人去猜測了…。

 

奈薾特對於自己臉上露出了什麼樣的神情並沒有自覺,反倒是開始猜想著莫風的反應,會是馬上放開手退後離去,亦或者是其他的反應--不過就本身不介意他是個男的還願意跟他跳支舞,反應通常不會太傷人心吧?

 

出乎意料之外,莫風沉默了下來。

沉默的時間久到讓奈爾特猶豫著要不要做出了主動鬆開手,擅自結束這支舞的考慮。

「挺好的……?」過了半晌,莫風低下頭,直勾勾地看著奈薾特,嘴角又上揚了一些:「造福男性群眾呀。」

從容的話語傳進耳裡,令奈薾特有些愣住。

原本試圖鬆開的雙手似乎被莫風給察覺了,在彼此算著節奏踏出步伐後反被對方牽的更緊,溫度在交握的雙手間傳遞著。

「開玩笑的。比起找我,有些人還寧願還找個可愛的女孩子呢。」

奈薾特的視線撇向一旁,不得不說在聽見莫風說出那樣的回答後玩笑就開不下去了,實實在在的沒什麼氣勢和毅力。

--這樣看來自己果然不是什麼調戲別人的料子。不過真是太好了,他總算不再露出那種無奈的微笑。

奈薾特點了點頭,對自己的表現至少打了不錯的分數。然而在下一刻,莫風的突如其來的話語卻他再也維持不住從容的模樣--

「怎麼會呢?」莫風帶著笑意地問道,倏然將放在對方腰上的手收緊,讓奈薾特不得不仰起頭看他:「我就挺樂意的呢。」

莫風那雙眸子直直勾著奈薾特的眸子,明明只是再普通不過的對視,卻令奈薾特不自覺地紅了臉,在莫風懷裡視線飄移,「感謝你的不嫌棄,不過這倒是我第一次發揮實力…就是了。」

「雖然學了,卻來不及展現。謝謝你,讓我有這個機會。」伴隨著逐漸轉小的話語聲,奈薾特這時才發現,今天面對莫風時,以往的冷靜優雅從容似乎完全發揮不出半分。

絕對是眼前的笑容太燦爛,燦爛的像孩提時代的某個人,才會讓他的冷靜和理智全失。

一秒硬生生的將所有過錯推給那可憐的孩提玩伴,奈薾特算著節奏,再度順著莫風的步伐轉了個圈。

 

❖-❖-❖

 

「我回來了。」

「歡迎回來。今天做了什麼事呢?」將晚餐端至餐桌準備開飯,葛羅笑的一臉溫和。

「跳舞。」

「啊?」

沒有理會葛羅的不解,奈薾特的視線放遠,想著在下午的那場奇妙相遇。

「其實偶爾這樣,也還不錯呢。」

不過……

突然想起莫風那帶著幾分爽朗的笑臉,以及今日總總稍嫌親密的舉動,讓奈薾特不自覺的紅了臉伏在桌面。

「小奈,臉這麼紅,今天下午是遇到什麼艷遇了嗎?」

「別、別說了啦——」


——期待下次與你相遇的日子呢,莫風。

創作者介紹

流稍故事集。

璃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