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ler 場外+5  偷TAG: 彼烈/恩格斯

「奈,你……

近傍晚時分,彼烈敲了敲房門,在打開後看到的卻是自家員工奈薾特與DULU睡成一團的模樣。

彼烈看著眼前的畫面,打算說出口的話隨即止住,轉而拿來了棉被,蓋在奈薾特身上。

「祝福好夢。」

有著橘髮的人兒輕輕帶上門,異色的眼眸微微闔起,透過昏暗的燈光,隱約能見著彼烈的嘴角微彎。

邁開步伐,那道身影最後消失在走廊的盡頭。

 

距離夜色打烊的時間越來越近,酒館裡的人顯得稀少。

彼烈處理完各項事務,在店裡巡著時卻碰上了常客恩格斯。

恩格斯四處張望,像是在尋找某人的身影。某個今天睡在樓上,他沒有特地叫醒對方下來幫忙的員工。

「你找奈?」他繞了過去,輕聲提問道。

只見眼前人不語,僅是面帶微笑的點了點頭。

「在他的房裡,自己去。」彼烈擺了擺手,替恩格斯指引方向後,隨即往吧檯的方向前進,指揮著員工收拾店內的杯具。

 

恩格斯依照著彼烈的指示來到了奈薾特的房門前。

他輕敲了房門,等了半晌卻沒有如同往常的聽見回應聲。試著轉動門把,只聽見喀擦一聲,門被他打開來。房裡的燭火尚未熄滅,藉由著燈火,恩格斯能看見他在尋找的人正與一隻龍躺在房裡,那頭月色長髮灑落開來,在地面上拉出漂亮的弧線。

他帶著有些訝異的情緒走進房裡,拉起奈薾特蓋在棉被下的手,確認對方還有脈搏後才十足的鬆了一口氣。

替奈薾特拉好的被子,再度站起身,詳端起睡在奈薾特身旁的那頭龍。

雖然說來夜色那麼多次也見過這頭龍,可是能這麼貼近的看著倒是第一次啊。

正當恩格斯在心裡默默的發表意見的時候,奈薾特像是查覺到他的氣息那般,睜開了雙眼。

兩人的眸子對上視線。

恩格斯隱約見著奈薾特那雙眸子似乎閃過了什麼異樣的情緒。在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去作出詢問時,奈薾特的整個身軀卻直直朝他的方向撲了過來。

奈薾特的力道沒有很大,似乎是很清楚自己在做著什麼樣的事。

那打著顫抖的身軀落在恩格斯懷裡,雙手攀上他的背,抱緊了他。

「恩格斯、恩格斯、恩格斯。」熟悉的嗓音以快哭出來的調子喚著他的名字,而他卻無法順利的同樣以聲音回應。

 

「或許我,一點也不了解你,也說不定。」

 

空間恢復沉靜。

奈薾特似乎哭了,恩格斯輕拍著他的背,試圖安撫他的情緒。

「別哭。」

他想這麼說,但這話落在唇邊,最後又收了回來。

最後,懷裡的那人再度陷入沉睡。

而他,始終不得其解。



後續


"奈薾特,你知道你昨天晚上抱著我哭嗎?"

潦草的字跡落在紙上,恩格斯遞出了紙條。

"有嗎?"

這是奈薾特寫在紙上的回應。

……

恩格斯沉默,轉了幾下筆,再度在紙上落下文字。

"你變的嗜睡了,對不對?"

「你、你你,為什麼會知道!」

回應他的不再是文字,而是奈薾特的驚呼聲。

恩格斯笑了,那是有如計畫得逞般的笑容。

"因為我每次來的時候,常常見到你在睡覺。快告訴我,你夢到了什麼?"

「我、我不會說的!」

趴在房裡的DULU抬起頭,有些不解的看著正在對峙的兩人,然後蹭了蹭奈薾特,表示自己肚子餓了。

「我先去準備吃的,這個等會再談!」

--哎呀,讓他跑掉了?

恩格斯撐著臉,讓筆落回桌面,咚咚咚的滾了幾圈。

無妨,來日方長,總會問到的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璃夜 的頭像
璃夜

流稍故事集。

璃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