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在這裡做什麼呢?泉。」

那日午後,坊經過了長廊,卻不經意地發現熟悉的人坐在廊邊,似乎在發呆。

「啊,坊…前輩…長官。」泉偏了偏頭,似乎對於自己該喊坊長官或是前輩而感到困惑。

看著因為小事而困惑了老半天的泉,坊伸手,摸了摸他的頭。

「選自己喜歡的方式叫吧?」

「好的…。」

泉愣愣地盯著坊,然後似乎想起了些什麼--

他們之所以會認識,起先是因為進入十紋這個機關服務。

泉剛進來時,坊早就已經在十紋裡工作上好一段時日了。

 

「你是新進的成員吧?以前沒看過你…。」

泉回過頭,第一個入眼即是那雙異色的眸子。看他沒有回覆,那雙眸子的主人再度開口。

「我是坊 麻呂。要吃糖果嗎?」

兩人間的氣氛沉默了下來,良久,坊才聽見泉的回答。

「泉 碧琉,二等兵。剛入十紋沒多久,還請長官多多指教。」

緊接著的動作則是一個帶著恭敬之意的鞠躬。

「呵呵,請多指教。」看著泉的動作,坊輕笑了幾聲。

 

時隔幾日,坊又在走廊邊遇上正在發呆的新兵。

「泉,你現在有空的話,要不要來對練看看呢?」

坊看見了泉緩慢的轉過頭,將視線定在他身上。

「…好。還請您…多多指教了。」

 

一個氣勢猛烈的拳頭朝泉的方向揮了過來。

他有些狼狽的閃開,拳頭擦過他的臉頰,呼嘯而過的風壓在頰上留下淺淺傷痕。

在幾個回合的交手之下,泉身上添了不少傷痕。

而通常進攻的都是坊,泉僅有少少的機會能夠反擊,但也無濟於事。

薑果然還是老的辣啊。泉這麼想著。

最終他被坊徹底的打趴。

 

「泉,傷口不痛嗎?」坊拿來了處理傷口的簡易藥品,以往值勤時總難免遇到一些會受傷的狀況,大家準備藥品準備的相當有心得了。

「…有點痛。」泉有些愣愣地看著坊拉起他的手,替傷口上藥。

「嗯…我覺得,體術上,你閃躲的技巧不錯,不過進攻速度這點有待加強。像是剛剛那邊的動作有些多餘,會有讓人攻擊的空隙……」

泉聽著坊的聲音如同細水般流過,輕輕的,淺淺的,點出了他的待加強之處。

「大概就是這樣…。啊,臉靠過來些,你臉上的傷還沒處理……」

「坊前輩…」泉按照了坊的指示,讓對方處理好傷口。

「什麼事?」

「有機會…還能再和你對練嗎?」

聽見泉的提問,坊眨了眨那雙異色的眼眸,半晌後,嘴角微彎起笑意。

「當然沒問題。」

 

 

時間一個輪轉,新兵入營,部分軍官升遷的季節又到了。

那年,坊的官階順利的升上了中尉,而泉卻還停留在二等兵的階級。

坊隱約聽到同事說了一些關於泉推辭掉升遷的小道消息。

 

又是一個對練後的午後,泉逐漸在進步中,變的也不再是那麼容易就能被他輕易擊倒。

 

「我聽說你推辭掉了…。」

「嗯…?」

「升遷機會。」

「嗯,推掉了。」

「有什麼原因嗎…?」

泉沉默了下來,就在坊以為他不會回答時,他聽見他開口。

「我覺得,在二等兵這個階級。危險的事…就由我們最下面的人做就好了……長官,不用親自站在最前線。而是指揮我們,就好了…。」

「所以,我想要變的更強……。這樣,也就能不讓坊前輩那麼輕易就受傷,還有其他…長官也是…。我是這樣想的。」

「站在最前線保護,或者是進攻,這種事,交給我們,就好了…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璃夜 的頭像
璃夜

流稍故事集。

璃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