異聞事件.

 

官方事件。

 詳細的事件經過請往這裡走。

❀ TAG: 坊 麻呂、貓

 

陽光穿過樹蔭,淺淺的灑落在地面。

此時正值黃昏,有兩名男性的身影出現於人煙稀少的樹林間。

前者像是在散步般的緩步而行,鐵扇穩穩地插在腰間,而後者則是順從地跟在前者身後,身上的斗篷不時隨著風飛舞,然後落下。

 

「再走一段路似乎就會到了呢--。」前方的人淡淡地說道,身後的髮辮隨風一個揚起,拉出了漂亮的曲線。

「…。」後方的人沒有說話,只是與前方的人同時停下了腳步。

 

「敵息?」這次輕聲開口提問的是後者。

「看來似乎是呢。泉,做好準備。」前者彎起嘴角,手按上腰間的鐵扇。

「--出來。」

 

伴隨著那聲話語,戴著面具的天狗搧著翅膀,自樹林中現身。

「我還想說是誰來了,原來是十紋的小鬼們啊--。」彷若嘲笑他們一般,天狗刻意拉長了語調。

「今日前來,是有何事呢--?」

話語雖然依舊有禮,但其中夾雜著些許敵意。

 

「請問您,有看見孩子嗎?」這次開口的是泉,他伸手壓低了帽沿,有禮的提問。

「孩子--?小鬼你說的可是……來山上神社打擾我的那些小孩子?」天狗搧了搧翅膀,姿態從容地反問。

「果然是被神隱了嗎?」坊踏出了步伐,穩住身形。

「十紋的小鬼,若你們想問我把人藏去哪裡,我可是,不會告訴你們的喲。」

「我倒是沒想過你會願意說呢--。」坊笑了笑,而後開口。

「所以,還是直接來一場吧。你,意下如何呢?」

「有何不可呢?--小鬼。」

 

「準備好了嗎?泉。」

異色的眼眸與琥珀色澤的眼眸視線交錯,而後,一個點頭。

見此,坊只是再度勾起了唇角,將鐵扇莊周自腰間抽了出來,一個揚手後展開。

泉放開了壓著帽沿的手,將配於腰間的刀抽出。

他將刀舉起,平放在胸前,身上的斗篷則因一個風起,飛揚--。

「那麼就開始囉。」

坊的話語裡略帶著愉快的調子,手一揚,鐵扇在空中劃出了弧度。

在同時,泉也踩穩步伐,一個踏步,向前俯衝--

 

刀刃相撞發出了清脆的聲響,偶爾泉一個抽身後退,坊的攻擊總是能及時補上。雖說兩者搭配得完美無間,但眼前的敵手也絕非等閒之輩,兩方一時之間分不出勝負。

一個回合結束,雙方拉開距離,天狗搧了搧翅膀,在空中飛舞著。

而泉則退回到坊身旁,稍微喘息後再度提刀。

「還行嗎?」

「可以。快要,抓到節奏了。」泉點了點頭,與坊進行了視線交流。

「那好,我也相信你能處理好。」坊看著泉微微蹲下身子,點過頭表示自己明白了之後,目送泉再度邁開步伐向前衝刺。

在算準距離後,站於後位的坊再度舉起了莊周,發動妖力引導四周的氣流聚集,以風壓為基底,放出風刃。

 

在坊放出攻擊的同時,泉的琥珀色眼眸先是一一掃過風刃的位置,而後閉上了雙眼。

再度張開眼時,那眼裡的瞳孔轉為如貓般的豎瞳。

他的腳步沒有停下,身形一閃,躍上了坊製造出來的風刃,以其為短暫的立足點,靈巧的遊走於其中。

 

一步,兩步,三步。

姿態如同貓般輕盈優雅,刀刃再度相撞。

「化貓嗎--?另一個則是鐮鼬?嘖嘖,小看你們了。」

泉聽見了天狗的低喃聲,還來不及釐清,一道白光一閃,對方不知是用了什麼手段,迅速地拉開了彼此間的距離。

「孩子們在神社裡,自己去找吧。十紋的小鬼們,再見了。」離開前還不忘丟下一句。

泉睜大了雙眼,然後落回了地面。

「嘖,跑掉了。」

 

❀-❀-❀-❀-❀-❀

 

最後他們兩人在山上的廢棄神社裡找到了昏迷的兩個孩子。

照理說,這樣就該算事件結束時,卻遇上了另外突發的狀況--

 

「喵!」泉、泉,是泉!

「怎麼了…?」注意到認識的貓咪出現在這裡時,泉一時之間有些訝異。

「喵,喵喵。」有貓掉進那裡的枯井了,幫幫忙好嗎?井太深,那傢伙上不來。

「…。」泉眨了眨眼,然後轉頭望向坊。

「前輩,我們能順路去救隻貓咪嗎?」

「--嗯?」

 

當泉將貓咪救出井底,看清楚對方的外貌時,才意識到一件事--

爺爺,爺爺…爺爺,您、您您怎麼掉進井裡啦!

趁著泉傻掉的同時,貓掙脫了他的懷抱,一溜煙的跑掉。

「啊,爺爺!」

 

在一旁的坊,則理所當然地誤會了。

「原來泉,你的爺爺是一隻貓啊…」第一次看見覺得真稀奇。

看著那雙受傷的眼神,坊伸手摸了摸泉的頭。

 

【完】

 

感謝拉莫配圖!!!!!!

坊前輩好帥啊啊啊啊啊啊啊!!!(尖叫(不

圖源請往這裡走(*´∀`)~♥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璃夜 的頭像
璃夜

流稍故事集。

璃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