場外。

時間點:泉重傷過後,療養中的日子。

與散禮。

 

他在繡球花叢旁等待著,雨聲稀稀落落。

滴答--滴答--。

在這樣的日子裡,他難得沒有穿著制服,而是一身清爽的便服。

那雙眼微微閉上,手裡提著的傘因他的動作稍微轉了個圈。

然後再度睜開眼時,他見著了那人身穿著軍服,沒有打傘,自另一頭出現。

 

  

「散禮…?沒有淋濕吧…?」

聽見他的呼喚,散禮朝他的方向前進,擠進了他藏身的花叢下。

「小貓咪怎麼來了?」說話的同時,手撫上了他的髮,帶著寵溺的輕揉了他的頭。

「我想,您一定,不會打傘。所以,給您送傘來了。」他拿起手上的紙傘,再度開口。

「但傘只有一只,可得,麻煩您,與我共撐了?」

「好。」回應他的,是那人含著笑意的嗓音。

 

「身上的傷還會痛嗎?」

聽見提問,他先是搖搖頭,而後又點了點頭。

「要說,有些地方還疼,但有些地方已經不疼了。」

「這樣啊…」那人沒有多說些什麼,僅是將手輕覆上他空著的手,牽緊。

他將傘傾斜一邊,確認另方不會淋濕後,才安下心來。

任由細細雨點打落上肩,他牽緊了散禮的手。

創作者介紹

流稍故事集。

璃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